解密郭文贵 (上) ——一个中国国安特工的罪恶性乱史 (2022)

引子
2013年12月23日,圣诞节平安夜,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27号盘古大观七星级酒店屋顶花园一座灰色的四合院东厢房内,酒店的实际控制人郭文贵一改刚刚被中纪委调查后的慌乱,正在以一敌三,疯狂SM中,此时的郭文贵,正被盘古大观行政主管林丹丹小姐骑在胯下,直肠中插着一个白色的狗尾巴,双眼被眼罩蒙着,嘴里津津有味的舔着酒店西餐厅领班张妍穿着黑丝袜的脚趾,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大四学生白薇薇,正拿着一根皮鞭,在郭文贵的屁股上不断的击打......
突然,房门被人推开,郭文贵助理王艳萍女士火急火燎的冲入房中,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急切的说:“郭总,马大哥电话”,郭文贵立刻弹起身来,顾不得屁股还插着狗尾巴,一把扯下眼罩,立刻接听电话,电话里,原中国国安部常务副部长沙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老郭,快走,立刻,马上,边控我已经帮你解开”,没等郭文贵回复,听筒的另一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听到这里,郭文贵匆忙的拉上裤子,随手抓取一件衬衣,吩咐王艳萍拿上公文包立刻离开了房间,奔向电梯,王艳萍随后一路小跑的跟在后面,电梯一路直接下到地下室,郭文贵见司机还没有到,急的直跳脚,这时,正好保安部保安张景生开着自己的一辆金杯面包车来上班,郭文贵见车也不管这台车是张景生平时兼职卖菜的交通工具,拉开车门就坐到了副驾驶位上,急切的对张景生说,首都机场,越快越好,这时,王艳萍也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撤去了后排车位的金杯车地板上,也顾不得车上还有许多来不及清理的白菜皮。
金杯车快速地驶上高架道路,车轮不时传来轮胎摩擦地面的吱吱声,只见王艳萍跪倒移动到副驾驶背后,双手环抱着郭文贵:“郭总,我们是不是又要逃亡了?”,郭文贵缓缓的转过头来,扭曲的脸上黑沉沉的:“艳萍,你马上联系南航的杨建,给我预定最快离境的航班,不管是飞香港、日本、马拉西亚、总之,只要是东南亚任何国家都可以,只要最快起飞的,通知郭强,让空客319机组人员准备起飞至香港,别惊动大女(郭文贵老婆)和郭美,让她们先帮我稳住中纪委,我的手机故意留在房间,回去别忘记一直充电,让郭强带上你和大春子他们几个,尽快我们在香港会面”,说完,郭文贵接过公文包,吩咐司机靠边停车,王艳萍匆匆离开了金杯面包车。
北京首都机场南航VIP接待室门口,一个高高大大的中年正焦急的在门口不时张望,手里紧紧的握着一张机票,时不时的低头看看手上的劳力士满天星钻石手表。
第一章、“红顶商人”要爆料
在《明镜》出镜
2017年新年伊始,总部设在纽约的明镜电视台就爆出重大新闻,逃亡美国的亿万富豪郭文贵将在其电视上爆料,揭露中国高层严重的贪腐问题。
说不清是未卜先知,还是自我实现的预言,早在2014年,明镜的总裁何频就在一次研讨会上说,中国存在两颗定时炸弹,其中之一就是郭文贵,郭文贵将在某一天出来爆料。这个说法后来收录在他的一本书《雄心如梦》里。(注释1)
总之,郭文贵果然在明镜爆料了,跟以前人们印象中阴郁、蛮横、土得掉渣的暴发户形象完全不同,郭文贵丰神俊朗,口才绝佳,衣着鲜亮,未开口先双手合十,行礼如仪,结束时总忘不了说上一句: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给人以乐观、开朗、信心十足的新富豪形象,很抓吃瓜群众特别是女网友女推友的心。郭文贵文化不高,却出口成章,还发明了很多新词汇,如盗国贼、以黑治国、以警治国、怀孕的小手等等令人耳目一新,过耳难忘。
第一次爆料是2017年1月26日,由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主持,远程采访郭文贵(当时郭在伦敦),郭文贵点了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的名,并且说傅政华是他准备曝光的四位贪腐官员里级别最低的一位。他声称自己不是凭空抹黑,而是手握铁证。随后将陆续公布。郭文贵还谈了他跟商业合作伙伴北大方正总裁李友的纠纷,指责李友花钱买通了海外媒体造谣抹黑自己。并且不点名的指责海外网站博讯新闻网收钱对自己进行抹黑和造谣。
3月8日,郭文贵再次接受明镜采访,这一次他在美国自己的寓所公开露面,爆料时间长达三小时,除了爆料高官贪腐,还出具了一份录音资料,称是美籍华人吴征承当中国政府的间谍,收买博讯抹黑造谣,并收取删帖费。公开向博讯总裁韦石和记者西诺发出威胁。郭文贵随后接受美国之音、BBC等国际媒体的专访,而且逐渐找到社交媒体作为自己发出声音的主要平台,他利用这些平台指责 中共众多高官、巨贾和名流为“窃国贼”,不但窃取数千亿人民币,而且以纪委、政法委、公安国安的权力和媒体的影响力,构陷、迫害官员、商人、律师和其他职业人士。被郭文贵指控的官员,除了第一次爆料中揭露的傅政华,又增加了现任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前任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现任政治局委员李源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黄艳……他揭露的媒体名人和商人更是一大批,有胡舒立、潘石屹、吴征、李友等。郭文贵甚至在6月8日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中说,傅政华交给郭文贵一个特殊任务,而告诉他,这是习近平亲自交办的,要他调查王岐山在海外的资产。郭文贵果然查到了王岐山及其老丈人姚依林家族包括海外资产在内的众多“劣迹”。
这些骇人听闻的“爆料”,让郭文贵一夜成名,成了2017年度当仁不让的第一网红,成名之后的郭文贵,也一改过去的谦恭温和,行礼如仪,变得专横跋扈,狂妄嚣张,不时口出狂言,大言,动辄要让某人坐牢一百年,要出100亿美金资助民运,出5亿美金摧毁中国防火墙,出100万美金赌注赌韦石西诺年底进监狱。还妄言,谁若发现他爆一个假料,切腹自杀或者从十八楼跳下去!
明镜电视台是明镜集团旗下的电视台,由总裁何频手创。何频是海外华裔媒体人中的牛人,他曾经连续三届准确预测中共十六、十七、十八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单,有人说他比诸葛亮还神。也有人说何频在中共高层有渠道。种种传闻,何频从来不回应,只是一笑置之。何频原籍湖南,说一口难懂的湖南话,据悉他原来是深圳青年报的编辑,八九年之后去了加拿大,创办多维网站,后来传说何频将多维卖了,创办了明镜集团,旗下有网站、电视台、电台和七八本杂志、十来个出版社,明镜多年来在港台等地出的政治禁书占了海外市场的三分之二强。铜锣湾事件之后,禁书产业毁灭,明镜也被殃及池鱼,禁书出版日渐萧条。但东风不亮西方亮,郭文贵来了,明镜抓住机会,再火一把。
跟博讯对峙
博讯新闻网是留学生韦石创办的一个维权类新闻网站,由于刊登过郭文贵的一些负面报道,被郭文贵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也成了他的第一轮首要打击对象。
郭文贵在第一次接受明镜采访的时候,盛赞明镜“客观公正、不造谣、不抹黑”同时,不点名地谴责博讯新闻网被李友收买,发表抹黑诋毁他的文章,而且还收受删帖费。这一举措引起博讯记者西诺的不满,西诺再次刊登了此前专访郭文贵的商业对手谢建生、郑介甫的报道,双方矛盾升级。郭文贵在自媒体上发帖要求博讯立即删除关于自己的负面报道,否则将采取法律措施。
博讯则强调自己秉承新闻伦理,客观报道,并不存在恶意诋毁抹黑郭文贵的问题。更没有收取所谓删帖费。博讯还指控郭文贵雇佣网络黑客长期对博讯网进行攻击,派出不明身份的人跟踪、骚扰、恐吓韦石和西诺,甚至闯进了韦石和西诺的住宅明目张胆地进行威胁,已经构成刑事犯罪。韦石为此向美国警方和联邦调查局实名举报了郭文贵的犯罪行为。
3月4日,郭文贵带着11名保安、律师、助手组成的庞大团队约韦石西诺在纽约华人社区的法拉盛喜来登酒店见面,当面递交了律师函。郭文贵当场声称他带的保安队伍是律师和警察、检察官组成,去给韦石西诺住宅送传票的也是警察,韦石用英语询问这些人高马大的随从,谁是警察,谁是检察官,谁是律师,居然没有人回应。场面一度非常紧张、尴尬,最后有人给韦石和西诺送了两份文件,郭文贵声称是传票,韦石事后发现是错误百出的律师函,甚至连韦石的英文名字都没搞对。
前去围观的推友后来在推特上发文称:郭文贵很像一个黑社会头子,气势汹汹,却显得色厉内荏。
网下见面之后,网络上的争吵更趋激烈。郭文贵扬言博讯必须在48小时内删除“诽谤”的负面报道,遭到严词拒绝。郭文贵指控韦石偷税、向公安部一局出卖情报、收受删帖费数千万美金、参与铜锣湾事件诋毁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等等罪名,并说他的任何一项指控罪名都能让韦石和西诺在监狱里呆上一百年。还保证说,如果不能在年底前把韦石西诺送进监狱,他愿意从十八楼跳下自杀谢罪!
转眼到了年底,韦石西诺还好好地享受自由的阳光,郭文贵也躲在十八楼上不舍得跳下来兑现自己的誓言。每日照样舔着脸跟推友打招呼:你们健身了吗?
有推友跟帖讥讽:健身有啥用?能从十八楼跳下安然无事否?
有人揶揄:如果郭文贵说过的誓言都兑现的话,他早摔死切腹死撞棉花山死十八回了。
FBI眼中的撒谎者和网友眼中的牛皮大王
郭文贵自称是美国公民,还扬言要跟韦石一起拿着护照到明镜电视台去辩论,谁输了付给另一个人100万美金。2017年6月8日,郭文贵又在美国之音上说,他是美国居民(绿卡持有者)。稍后,郭文贵再次修改了自己的说法,称自己曾经是美国公民,但是退了籍,美国政府给他的签证,每一种都可以让他在美国定居1000年。9月份,郭文贵面临签证到期,胡乱找了一个律师申请政治庇护,为此被骗100万美金。
从郭文贵一个人的嘴里,说出这么多互相矛盾令人眼花缭乱的说法,不仅让读者发晕,那么,郭文贵到底是什么身份?
其实,就在2017年3月份,韦石跟郭文贵见面之前,曾经就郭文贵的身份询问过联邦调查局的警官,这位警官说:他是个骗子!(He is a layer.)李伟东先生也在六月份询问过另一个警官,回答也是一样:他不是美国公民,他是个说谎者。
后来的事实证明,郭文贵是一个敢于撒弥天大谎的人,他的谎言不需要别人戳穿,往往他自己就会戳穿。
加拿大的小品笑星黄河边先生总结了郭文贵的十大豪言,全都变成了谎言、空言:
内容比段子手创作的更具笑点:
(Video) (黄标)外面谣传的习近平被控制的消息其实是习的引蛇出洞计谋
其一、我出100個億支持中國民運!
至今不见分文。
其二、我出10個億訴告國際刑警組織!
至今连诉状都没见。
其三、我出5個億僱傭以色列軟體公司推翻中國的防火牆!
至今防火墙好好的,以色列的软件还在梦里。
其四、我出10萬美元懸賞舉報李洪寬性侵女性!
李洪宽调查女友,至今不见一个人收到郭文贵的一分钱。
其五、限韋石48小時交出《博訊》!
至今都快一年了,博讯还在韦石手中运行正常。郭文贵却像没事人一般。
其六、我訴告韋石的狀子中的每一項都讓他坐100年監獄!
至今韦石连诉状都没看到,监狱更是远在月球上。
其七、我讓它十九大開不成!
十九大胜利闭幕三个月了,被郭文贵爆料的几个领导人全都安然无恙。
其八、我將與十九大同期爆料,誰出來我就爆誰!
十九大开过,郭文贵闭嘴,并且自罚三五个月都不再爆料。
其九、誰要是發現我有一個假料,我就給他100萬!
至今没人能验证郭文贵爆的任何一个料是真的。假的却比比皆是,比如假姚庆、假贯军、假文件、假账单,连帮他造假的团队都集体反叛,现身说法。没见郭文贵付一分钱。
其十、如果不把他們送進監獄,我就剖腹自殺!
(用剖腹自殺發過不同毒誓七八個,還有跳樓的毒誓)。
西诺、韦石都活得好好的,至今还是自由身。傅政华还升了中央委员,连郭文貴也在12月12日視頻中氣憤地說,王岐山的權勢一點都沒變。
第二章、身世成迷
老爹是谁?
郭文贵一身都是迷,身世、年龄、婚姻,甚至连他父亲的身份都不可考证。在五月十七号的视频节目中,郭文贵说:
“我母亲生了十个儿子,养了八个孩子,吃了早餐没午餐。他们也没有离婚。文化大革命把他们打成右派,扔到了东北,吉林省磐石县红旗岭镇赵家沟村。
这个村大多数是东北逃荒和下方的干部,那个地方不仅仅是个农村,非常美丽。那个地方呢,现在有上市公司,叫吉恩镍业,镍矿。我父亲被打成右派就打到那儿去了。
那个地方绝大多数都是军人,或者带情报背景的人,而且很多是外国人。因为是镍矿,是国家军事特区,虽然在山沟里,那时有火车,有运镍的地下矿的采掘机,所有全世界的先进设备都在那儿,由于有外国人,当地还运各种洋派设施,穿的衣服都是世界上最流行的,有很多外国专家。
我是在这儿长大的,在最原始的山沟里,不是农民,没有地,开荒种地,我们父子腿被打断,被游斗。
在这样的环境下,母亲带着八个儿子,还要吃饭上学,那简直是不可思议。希望有机会放一段给父母过寿的我的讲话,还有家人的讲话,我希望得到家人的允许。你们会更多的了解文贵。我们这个家庭能到今天,完全是因为我的母亲,我父亲最多我说他有20%的功劳。
我母亲个子小很小,才一米五几,在赵家沟的时候还养了羊,还养了猪,有时候放羊的时候,几个羊她牵不住。我记事的时候,我母亲被羊牵着一个跟头一个跟头的,我一想起来就起鸡皮疙瘩,她要放羊。因为卖了羊,家里过年买点肉什么的,还有盐,酱油啊。家里还养着鸡。我的母亲养活这么多男孩子。一天早上就做三顿饭,东北的锅巨大,贴大饼子,搞大碴子,那就是最高级的饭了。有时候熬点稀汤,菜汤。没有柴火,到上山拾些湿树枝子,点着以后,烟熏满地,每天都在浓烟之中,给我们做饭。太不容易了。母亲的角色在我心中是这样的经历。”
郭文贵文化不高,口才不错,早年的这段经历讲得也很感人,可惜经不住推敲。他说他的父母是在文革期间被打成右派下放到红旗岭镇赵家沟村的,这与历史事实不符。因为大规模反右发生在1957年,以后又有一些人在1962年到1964年期间被补划右派,到文革开始的1966年,划右派的做法已经完全停止了。文革期间可以因各种政治的和非政治的原因打成反革命、走资派、坏分子等等,唯独不能打成右派。郭文贵说他的父母在文革期间被打成右派,显然违背了历史事实。
根据各种网络资料,经艰难考证,查明郭文贵父亲叫郭金福。他的曾祖父叫郭建明,祖父名郭廷選,郭廷選生子郭金良和郭金福。郭金良没有子嗣,郭金福则生育了八名子女,郭文贵排行第七。又称“郭老七”。
郭文贵原籍山东省聊城地区莘县古城镇西曹营村,郭姓是当地的三大姓之一。但郭家并非富裕人家。据西曹营村党支部书记贺建增介绍,郭文贵的父亲郭金福很年轻的时候就去了东北闯荡,上世纪70年代后期才携妻儿回乡。此时郭文贵已经十多岁了,与本村的同龄人玩不到一起。贺建增没有证实郭金福是知识分子或者有当兵的经历,他被打成右派下放东北农村是一件匪夷所思的故事。而且郭金福夫妇能生育八个子女,也不像是公职人员的生活习惯。
郭文贵在后来的一次保平安节目中,又称自己的父亲是军人,还是搞情报的,他还说红旗岭镇赵家沟村有很多搞情报背景的人,还有外国人,这种说法也令人迷惑不解。一方面,他的这些说法完全无从考证,另一方面,他后来被国家安全部收编成为重要特工,负责一系列重大情报作业,如统战达赖,经营布莱尔,出使北韩等等,副部长马建甚至说他为国家做出过重要贡献,他自己说立过三个一等功。这又与中国的情报机构习惯使用情报世家子弟相吻合。真相究竟是什么,令人一头雾水。
眼花缭乱的早期履历
网络上出现过郭文贵的三个大陆身份证,住址分别是山东莘县,河南郑州和北京市西城区。他在东北出生,山东长大,河南发迹,北京发达,能说东北话,也能说河南话,还会英语。他还有香港身份和阿联酋阿布扎比护照,他自称有十几个国家的护照,却无从证实。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上郭文贵填写的履历,1987年到1989年,郭文贵是黑龙江政府职员。之后,郭文贵又成为黑龙江经济实业总公司驻河南省濮阳办事处的合同工,并在这个时期引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起官司,还让自己的弟弟送了命,他也为此坐了八个月的牢房。
虽然郭文贵爆料之后信誓旦旦自称是因为参加八九年的民主运动,给学生捐款被大陆政府迫害含冤入狱,但是随即在网络上出现的郭文贵刑事判决书却描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那一年的四月份,郭金福接受两个武汉人刘先生和王先生去找郭文贵联系到中原油田买汽油,郭文贵收了7150元活动经费,但是汽油却没买到,受害人报警,警察抓人,于是酿成血案。
判决书说,当刑警上门拘传郭文贵时,郭文贵突然用手卡住了刑警宁某的脖子,并让妻子岳庆芝出门喊人,其八弟郭文斌用菜刀砍伤宁某,宁某被迫开枪,击伤郭文斌,经抢救无效死亡。
郭文贵后来因诈骗罪被判刑三年,缓刑四年。在看守所里实际呆了八个月。
大陆财新记者曾专程到山东莘县采访,在郭家的坟地里,见到了墓主为郭文斌的坟墓。
90年代初,郭文贵和妻子先是在黑龙江林药公司驻郑州办事处工作,随即成立河南大老板家具厂,他是董事长,这是核工业部郑州干休所下属的集体企业。工商资料显示,成立于1993年的大老板家具厂为集体所有制企业,注册资本530万元,法人代表正是郭文贵。
一个有诈骗前科的刑余人员,缓刑未满却成为干休所下属集体企业的老总,这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玄机?
婚姻迷雾
郭文贵最近突然宣布要跟妻子岳庆芝离婚,这又成了一个吸引眼球的新闻热点。
郭文贵的婚姻一直是个传奇。郭文贵自称跟岳庆芝13岁时私奔,16岁时生了儿子郭强,至今都没有领取结婚证。但是夫妻恩爱,一直不离不弃。这在亿万富豪中确实罕见。但是查过岳庆芝的户籍资料,发现岳庆芝出生于1968年7月8日,高中学历。而郭文贵最后的身份证资料显示的出生日期是1967年2月2日,初中学历。如果13岁私奔,两人应该辍学了,时间应该是在1980或者1981年。那个时候岳庆芝读不完高中(读完高中需要12年,7岁上学也要19岁才毕业),郭文贵初中也毕不了业(郭文贵少读三年高中也要16岁才能初中毕业)。两个人怎么可能在13岁时私奔然后生子还能完成高中和初中学历?
婚姻坚持了三十年,还生有一子一女,突然要离婚了。郭文贵11月1日对此的解释是:为了家人的安全,跟妻子离婚,并把妻子和女儿送到英国去。他自己留下来,在美国坚持跟“盗国贼”死磕。
按说,郭文贵已经在9月份签证到期之前委托律师申请了政治庇护,而根据美国的法律,政治庇护可以覆盖妻子和女儿,让其受惠,跟郭文贵一样留在美国,怎么会有安全问题呢?
有人分析,应该是有两种可能,其一、郭文贵跟妻子岳庆芝和女儿郭美发生了严重的矛盾,到了不能调和婚姻破碎的程度;其二、郭文贵的政治庇护没有被美国政府受理,或者他预感庇护会被拒绝,由此妻子和女儿存在安全问题。
说起来岳庆芝也是一个奇女子,13岁私奔虽然可能是郭文贵夸张,但是她跟郭文贵私定终身应该是靠谱的,为此她还跟自己的父母断了关系。有一种说法是,岳庆芝的父母双双去世之后,她回到莘县老家,卖了房子,从此跟着郭文贵浪迹天涯,行走江湖,恩怨情仇三十载。据郭文贵的助理兼情人于泳说,郭夫人性格刚烈,因郭文贵猎艳偷腥,床帏不修,跟多名女助理发生关系,把商业公司整成了一个庞大的“后宫”,岳庆芝居然自断一指,以示决绝!
潜伏28年?
郭文贵海外爆料,动机开宗明义说得也明白,无非就是六个字:保命、保财、报仇!
所谓保命者,因债主阿联酋之阿布扎比王子全球索债,逃无可逃。30亿美金本来就是打着国家旗号用阿中基金的名义连骗带哄弄来的,如今因还旧债、做生意亏损、购买豪宅、飞机、游艇等等一通挥霍,所剩无几。这阿拉伯兄弟的钱可不是好化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太阳底下道理都是一样的。还不了债只会换得全球追杀。要保命,就得还债,好在北京盘古大观增值了,市值上升到了近千亿。如果能让大陆解冻,则还清三十亿美金的债务并非难事。
所谓保财者,虽然郭氏财富帝国都是靠特殊的政商关系、特种经营手段或巧取豪夺、或坑蒙拐骗、或挖坑设局、或栽赃陷害搭建起来的,千亿资产每一分钱“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在老郭心中,那就是他的财产,就是他的命!正如他在跟李友对话的时候赤裸裸宣泄的:在这个世界上,为了房子爹娘可以不要,为了钱儿子也可以卖了!对这个不义之人来说,不义之财也是他的命,保财也就是保命!
所谓报仇者,向专案组复仇,向组长傅政华复仇,向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复仇,向揭露他的丑黑历史的媒体人胡舒立、韦石、西诺复仇,向终结了他的好日子的反腐败领导人王岐山复仇!最后,向一切敢于质疑、评论、揭示真相的海外舆论复仇!随着自媒体的出现,郭文贵爆得大名,在某些别有用心各怀鬼胎的所谓民运人士的疯狂追捧之下(杨丹荷:郭文贵是个有情有义热爱生活的人,身负使命,天将降大任于他!)。郭文贵开始膨胀,自诩自己是“有使命的”,肩负着改造中国,拯救国运的使命!他的爆料动机也从私人领域引申到了公共领域,开始把自己打扮成八九年的民运战士,他甚至“讲述”了一个卖掉摩托车捐款给学生的动人故事,他的被抓、被判也是政治迫害,他的弟弟甚至为了民主事业死在了警察的枪口下。他跟体制有“血海深仇”,他“潜伏了28年”,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
前面我们说过,郭文贵爆料后泄露出来的判决书显示,郭文贵被抓是因为经济问题,弟弟被杀是因为袭警,而且时间是在八九年六月四日天安门清场之前。郭文贵只关了八个月就放了,这算什么“政治迫害”?
当年因那场风波而遇难的人,在郭文贵的老家山东济南,就有一例。一个青年工人只因为上班路上递了一个打火机让一帮抗议的群众烧了一辆汽车,这个人被判了死刑!如果郭文贵真的是因为给学生捐款被追捕,然后伙同其弟弟拘捕,估计他当场就会被击毙。就算被抓也逃不了死刑,至少是无期,怎么可能只关了八个月就缓刑出狱?还让你进入体制大发其财,让你潜伏28年最终颠覆体制?
(Video) 《中央情報局的紅色鼴鼠》(十一)風雲際會
第三章、靠女人发家、靠女人守业
女助理的评判
郭文贵的女助理兼情人,为他生了一个儿子的于泳发推文说:郭文贵的一生都是靠女人。因“被女人睡”而发家,而后靠“睡女人”来守业。
郭文贵初中毕业,靠给香港富婆夏萍开车发家,于是他需要高学历、有能力的人为他打理公司。由于郭文贵生性多疑,所以他的助理必须满足三个条件:高学历、女人、跟他上床。
于泳说自己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012年又拿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双学位。王雁平则是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加入郭文贵团队的。
于泳还绘制了一幅郭文贵与女人的关系图,图中除了正妻岳庆芝之外,跟郭文贵有性关系的还有九位,分别是助理王雁平、屈国娇、杨欣欣、于泳、马蕊、杨雪;郭强的前女友张奕;岳庆芝大哥岳彩奇的儿媳妇刘亚男和郭文贵大哥郭文存的儿媳妇陈紫怡。后面的这两位,于泳特别注明是属于乱伦。马蕊和杨雪则是强奸。于泳承认,自己跟郭文贵生了一个儿子叫郭豪。她把自己也列在了图片之中。
坑“贵人”夏萍
郭文贵的发家贵人是香港女商人夏萍,郭文贵曾经是她的司机。她们相识的时候郭文贵25岁,夏萍60岁。
据郭文贵的合作伙伴曲龙说,郭文贵于1993年结识夏平,给夏平当过司机和秘书,他能说会道,察言观色的本事,加之年轻健康的体魄,丰神俊朗的郭文贵很快就赢得了夏萍的芳心,成了比夏萍儿子更值得信任的亲信。
国内财新网的一篇报道称,一位消息人士的说法是,1992年,郭文贵认识了香港女商人夏平,第二年9月,夏平以香港爱莲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爱莲国际)代表的名义,与郭文贵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后变更为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裕达置业),郭文贵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有了港商的站台和合资公司背景,1994年,刚刚成立一年的裕达置业就拿下郑州市政府小区拆迁改造工程,并以此新建裕达国贸大厦。裕达国贸大厦紧邻郑州市委市政府,地理位置优越,高202.1米,共45层,建成后成为当时郑州第一高楼。郭文贵也因此被河南政商两界认识。
夏平和另一个台湾商人林鸿道合伙投资16亿人民币,在河南郑州开发裕达房地产项目,郭文贵作为夏平最得力最信得过的助手全面负责工程项目,郭文贵的三哥郭文琦作为郑州市的政府工作人员提供了最初的政治资源,据曲龙说,表面谦恭的郭文贵已经给自己的贵人夏平和她的合作伙伴悄悄设了一个大局,他先是把自己的二哥到六哥统统拉到项目中来,让他们插手工程外包,提供原材料和土石方等等,通过收取回扣、阴阳合同、加大成本、虚报工程量等种种手段,让外商不断增加投资,从十六亿一直增加到二十六亿都无法完工。曲龙估算,郭文贵一个打工仔通过这种手段至少从裕达工程的筹建过程中狂捞10亿人民币!
不过,这仅仅是初试锋芒,郭文贵的终极目标是要完全占有裕达大厦。他先对夏平、林鸿道两位投资人说,自己虽然是打工的,但是为公司在郑州投资和筹建动用了很大的资源,出了大力,应该分得部分股份。夏林二人都觉得郭文贵的要求合理,同意在大厦建成之后,分给他一部分物业作为补偿。郭文贵却说两位老板都是投入了真金白银,而自己只是出了点力气,所以只肯要一点诸如地库、大堂、电梯间等公共设施。两位老板很是感动,觉得这个小伙子心底纯良,很痛快地签了股权书。不料,这是一个巨大的陷进。郭文贵拿到大厦的共用基础设施之后,动用他豢养的200余人的黑社会性质的保安团队,断水断电,杜塞电梯,控制大堂,让裕达大厦成了无人敢买的鬼楼。两位港台外商叫苦不迭,提出将裕达物业全部转让给郭文贵,自己只收回投资和利息就可以了。郭文贵再次使出威胁、恫吓以及利用与夏萍的暧昧关系相要挟的伎俩,让两个外商只拿了一纸还款协议就退出了郑州,将价值26亿的裕达物业拱手想让。据悉,郭文贵至今没有将答应归还夏萍林鸿道的投资款还清。
裕达物业到手之后,郭文贵的三哥郭文琦却在裕达酒店被人割喉。财新的报道中称郭文琦系被追债者所杀,细节语焉不详。据曲龙分析,这应该是因为郭文贵做得太绝,赚了不该赚的黑钱,遭到了仇家的暗算。因为郭文琦跟郭文贵长得很像,应该是杀手杀错了人。
郭文贵三哥死后,郭文贵加强了对自己的安全防范措施,他上厕所门外都有四个保镖,出门乘防弹车。因为坏事做得太多,仇家太多,郭文贵担心自己再被暗杀。
有人说郭文贵是一颗灾星,不仅坑害别人,也祸害自家兄弟。十年间,他的两个亲兄弟,三哥郭文琦和八弟郭文斌都因为他而丧命!
(Video) 民族感情到底是个什么梗|今夜不政经(李其、艾睿、汪比利)
第四章、加入十七局
安全部副部长出镜作证
2017年最骇人听闻的网络事件莫过于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出镜认罪,并证实郭文贵间谍身份的新闻了。作者在推特上见到这个非公开发布的视频,惊得目瞪口呆。要知道,国家安全部是中国政府唯一承认的情报机关和间谍管理机关。肩负着境外布线、发展间谍、搜集情报和境内保防、侦察和反间谍的重任,它的公开网站上,副部长的名字都不会出现。此前网络上马建只有一张开会低头看材料的照片。海外关于马建的消息,只知道他出生于1956年9月,江西人;1985年畢業於西南政法學院,長期在中國國家安全系統工作。先後擔任副處長、處長、副局長、局長、部長助理等職。曾領導國安部第十局(對外保防偵察局),負責監控駐外機構人員及留學生,偵查境外反動組織活動。2006年出任國家安全部副部長。此外,他還是中國法學會副會長、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这么一点有限的材料。
马建有个校友高光俊,89年以前是公安部直属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的教师,因参加民主运动被捕,后逃离大陆流亡美国,如今在纽约当律师。高律师对马建的印象不错,说他思维敏捷,为人沉稳、低调,是个难得的人才。关于马建被抓的原因,高律师分析,应该不光是因为腐败,更有可能与令计划落马有关。高光俊说马建跟长期主管情报工作的中共元老曾庆红都是江西老乡,而且关系密切。
高光俊的分析很快得到证实,马建被抓确实与郭文贵、令计划、周永康都有关联。他不仅深度参与了郭文贵陷害刘志华案,具体安排高辉在香港拍摄刘志华嫖娼的色情录像带,还通过令计划上书胡锦涛,让刘志华身败名裂锒铛入狱,还具体安排郭文贵作为周永康的特使出访北韩,向金正恩泄露张成泽会见胡锦涛计划用金正男换下金正恩的绝密情报,导致张成泽被杀害,中朝关系降至冰点,也给世界留下了巨大隐患。
马建案由于涉及到情报机关极其隐秘的内幕,迟迟两年都不能开庭审判,却突然在郭文贵海外爆料之后出镜作证,揭开了郭文贵作为情报机构高层特工的神秘面纱,不能不让外界深感意外、震惊。
郭文贵第四次出境并开始爆料之后,对于他属于中国国家安全部特工(外派特勤)这个身份几乎没有人怀疑了,美国联邦调查局也了解这个情况,并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就对他进行调查和接触。海外的不少消息灵通的华人华侨都被FBI询问过有关郭文贵的情况。郭文贵对自己的特工身份并不断然否认,只是轻描淡写地承认他所在的公司盘古大观是安全部的联系点,里面有安全部办公室。他自己也为国家安全事业做出过贡献,甚至还立过三个一等功。
马建在视频中证实了郭文贵作为国家安全部的“工作关系,”为国家做出过“重要贡献”,安全部17局多次给郭文贵出具公函,帮他协调关系,打击商务竞争对手。也交代了他与郭文贵结成“利益共同体”,收受郭文贵6000多万人民币巨额贿赂的犯罪事实。鉴于这份视频材料不是官方公开发布的,国内读者无缘见到,且内容极其珍贵和重要,在此笔者不惜篇幅将文字版全文公布如下:
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视频资料文字版
我叫马建,原国家安全部的副部长。2015年1月被组织审查。接受组织审查以来,我向组织交代的问题涉及多个方面,这些问题严重违反甚至践踏当前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尤其是廉洁纪律。
很多行为已经构成了严重的违法犯罪,可谓触目惊心。而这方面又以我和郭文贵之间的问题最为突出。
我同郭文贵是2006年左右经工作结识的。从2008年到2014年我利用我的权力和职务上的便利在郭文贵个人问题和公司经营上给与了他很多帮助,主要有以下几件事情。
一、滥用公权,打击对手曲龙
2010年前后,郭文贵向安全部反映其公司一名叫曲龙的高管曾帮助其代持了一些资产,但曲龙不但不归还这些资产还敲诈郭文贵。
后来郭文贵以曲龙敲诈为由先后向北京市公安部门两次报案,但北京公安均以此事系经济纠纷拒绝立案。
于是,郭文贵希望安全部出面协调北京市公安局对曲龙敲诈案进行查处。我派员去协调有关部门,但北京公安部门始终没有立案。
之后,郭文贵又提出其已私下跟承德公安有关人员进行了沟通,明确此事承德也有管辖权,但需要省厅支持。希望安全部同河北省公安厅领导打招呼协调此事在承德立案。
我派员前往河北向张越口头汇报,并且本人也亲自给张越打电话,希望河北省公安厅和政法委在此事上给予支持。
很快张越决定曲龙一案由承德公安立案侦查。在承德公安准备立案之前,为了让河北更加名正言顺的立案,我派员以安全部十七局的名义给河北省公安厅发函,说明郭文贵跟我们是工作关系,为国家安全工作作出过贡献,希望河北省公安方面能够调查审理曲龙案件。
后来承德公安便正式立案了,并对曲龙实施抓捕。最终曲龙被承德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或12年。
二、以国安名义干扰案件,监听谢建生
2012年左右,郭文贵反映河南有个叫谢建生的人以曲龙和郭文贵诈骗他为由在河南焦作报案,且已被当地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我派员前往河南焦作了解案件情况,并解释郭文贵有安全部的背景,看能否进行沟通,但河南当地公安认为案件事实清楚需要继续侦办。
后来郭文贵又反映河南焦作公安来北京对他的公司进行调查,希望安全部出面从中调解。
我派员以安全部十七局的名义前往公安部经侦局以郭文贵有国家安全工作背景为由进行协调沟通。公安部经侦局表示今后会考虑郭文贵的背景。
为对焦作公安异地办案进行制约,我又派员以公安部十七局的名义跟河南经侦总队沟通,希望当地公安在办理案件时要慎重。如果要抓捕郭文贵需要跟安全部沟通。
河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表示同意我们的意见,会全力支持。不久,郭文贵也跟我说他通过私人关系出面协调了相关部门。
这之后焦作公安确实没再到北京查过郭文贵的公司,也没有再找过郭文贵。2013年初,谢建生本人开始督促焦作公安办理此案,为掌握谢建生的动向,我违规派员对谢建生短信、话单进行调取。
之后不久,发现谢建生可能涉嫌网络赌博以后,为了抓住谢建生的把柄,达到处理谢建生,使其不再督促办理此案的目的,我违规派员对谢建生进行监听。
我还曾跟张越见面提过,希望河北公安厅对谢建生赌博问题进行立案调查,但未果。
在对谢建生监听一年左右的时间后,由于没有发现谢建生的违法线索,我才派员将谢建生的监听停掉。
另外,曲龙被判刑以后不久,河南焦作公安向河北公安提出要把曲龙押解回河南审讯。我怕节外生枝,出于保护郭文贵目的,亲自打电话给张越让其协调不要将曲龙押回河南审讯,张越同意并亲自去协调此事。
三、协调违规扩建后海别墅
2013年下半年,郭文贵因改造扩建他在后海的住宅,占用一块公共用地,北京西城区城建部门要求其拆除违建并将公共用地腾退。
郭文贵希望安全部进行协调,于是我又派员持十七局介绍信前往西城区相关管理部门协调,但协调未果。
于是我亲自打电话给北京市的副市长陈刚,希望其帮助解决此事。陈刚说占地是违规的,根本没有办法协调解决这个问题。
四、协调北京市领导,违规增加建筑容积率
2008年左右,郭文贵在建设金泉广场写字楼时违规增加容积率。北京市规委对郭文贵违规建筑进行处罚,按照处罚最高的规定可以拆除这些建筑。郭文贵因此会面临几个亿的损失。
于是郭文贵找到我希望就此事能够帮他进行沟通。后来我跟陈刚进行了沟通,陈刚也答应帮忙,于是我派员以安全部十七局的名义,给北京市规委发了函,说明郭文贵是安全部的关系,为国家安全事业做出贡献,就违建一事希望北京市规委在不严重影响郭文贵公司利益情况下依法做出处理。
北京市规委将情况报给陈刚,经陈刚批准以后,最后只对郭文贵的公司进行了罚款处罚,虽然是罚款的结果,但为郭文贵挽回了数亿元的损失。
五、安排删除郭文贵负面报道
2010年左右,郭文贵开始收购民族证券,网上陆续出现了很多郭文贵的负面报道。
郭文贵提出这些负面报道会影响他形象,不利于收购,所以想请安全部帮忙进行删除。
我安排安全部十七局网络处对郭文贵网络负面报道进行删除。从2010年到现在,经我同意,交由安全部十七局网络处大概帮助郭文贵删除了10个以上的网络负面报道
六、打击记者,协调收购民族证券
2012年左右,在收购民族证券即将完成的时候,郭文贵提出有个21世纪的记者,经常在网上发表关于他的不实负面报道,意图敲诈他。
为让该记者不再发表郭文贵负面报道,我派员持安全部十七局公函前往上海市,要求上海市国家安全局配合对那个记者进行调查。
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很快找到那个记者与他谈话并施加了压力,表明郭文贵是国家安全部的工作关系,不要影响国家安全工作,那个记者保证今后不再发表郭文贵的方面报道。
七、协调动用国安权利,干扰司法
2011年左右,郭文贵在开发盘古期间因土地问题与朝阳大屯乡孙永华发生经济纠纷。后朝阳法院判决大屯乡孙永华胜诉,但一直未能够对郭文贵的公司强制执行,仅冻结了郭文贵公司的一些账户。
郭文贵公司的一个会计,因为失误操作把2亿元人民币左右的资金打入了其中一个被冻结的银行账户里,郭文贵提出想让安全部出面帮助他把这笔钱要回来。于是我派员持安全部十七局的介绍信到朝阳法院、民生银行和大屯乡去做工作,但均未果。
后来我又派员通过安全部十七局向北京安全局法制处发函,要求北京安全局法制处开具了冻结该账户的手续。
将郭文贵公司那个民生银行账户也冻结了,这样朝阳法院也不能将该笔钱款划拨给孙永华,也就是说孙永华不同意退款他就得不到那个账户内的一分钱。
之后我又派员跟孙永华谈退钱的事,并提出如果他们同意退钱的话,可以给大屯乡孙永华留一部分钱。如果不退钱的话他们一分钱别想拿到。
在我得知孙永华的儿子是海南省国家安全厅的朋友关系后,我又亲自给当时海南安全厅打电话,让孙永华的儿子做其父亲的工作,最后孙永华同意将账户内大部分钱退还给郭文贵,然后我们将该账户解冻。
孙永华那边收到钱以后又拿出一大部分钱划给了郭文贵公司的账户,自己只留了一小部分。
八、动用国安公权收购民族证券
2008年左右,郭文贵打算收购民族证券的股份,想先收购一家河北金融机构持有的民族证券3%或5%的小股权,以此来实现股东的身份,这样以后再收购首都机场持有民族证券股权过程当中就拥有优先受让权。
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作为股东之一的张宏伟始终不配合工作,后来我又派员去做张宏伟工作,张宏伟最后表示愿意配合国家安全机关的工作。郭文贵顺利收购了河北那家金融机构持有的3%到5%的民族证券股权。
2009年左右,李家祥担任民航总局局长期间对郭文贵政泉公司收购民航总局持有的民族证券股份一事采取不表态的态度,而且流露出希望有金融背景的公司收购民族证券的股份。
因为郭文贵的政泉公司没有金融背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郭文贵希望安全部出面跟李家祥进行沟通。于是我约李家祥在李的办公室见面。
见面以后,我表达了郭文贵和国家安全部之间的关系,希望在收购民族证券的事情上得到民航总局的支持。最终得到了民航总局有意向郭文贵转入民族证券股权的承诺。
2010年底到2011年初的时候,郭文贵同民航总局就收购民族证券的商业谈判完成了,只差证监会的政策支持。
因郭文贵为收购民族证券而成立了的一家项目公司时间比较短,资质也不是很充分,所以当时证监会的副主席迟迟没有批准。
为帮助郭文贵,我亲自与副主席见面吃饭约谈此事,后派员持安全部十七局公函去证监会协调。很快证监会就把收购民族证券的事批了。
九、郭文贵行贿和马建受贿行为
2008年到2014年在我利用手中的权力和职务上的便利帮助郭文贵解决其个人和公司经营问题的同时,郭文贵为了讨好我,感谢我,维系和我的关系也给我输送了大量的利益。
2010年左右,我和我二姐购买郭文贵开发的金泉家园的6套房产,当时在郭文贵帮助下是按照93折价格购买,这6套房产的总价值应该是900万左右。
当时因为我们资金不够,所以从郭文贵那里以借的名义拿了600万人民币现金并交付房款。实际上这笔钱郭文贵就是想给我的。
2011年左右,我和我二姐打算购买郭文贵开发的金泉广场10套写字楼房产进行投资,总面积大概1000度平米,总价值2000多万元人民币。
当时是按照市价每平米一万七千多元购买的,在郭文贵的帮助下,我们购买了朝向比较好的10套房产。
由于当时购买的时候资金不够,所以我又去找郭文贵借钱,后来郭文贵分几次借给了1500万元人民币现金,我将钱交给我二姐付了房款。
2013年底,我二姐想把这10套房产卖掉,郭文贵知道后愿意将放在按市价回购,最后定的是每平米4万元价格进行回购,房子被回购以后,郭文贵陆续给我二姐打钱,最后差1500万没有付。
郭文贵跟我商量,说这样做比较安全,通过账面上我看也就相当于我还给郭文贵了,我也就同意了。通过这次投资我和二姐净赚2200万左右人民币。
2011年前后,郭文贵为我在香港太古城购买2套房产,总面积将近是200平米,总共花了3000多万港币。虽然为规避风险房产落在我一个外甥名下,但实际拥有者是我本人。
2010年至2013年过年的时候,郭文贵以给我孙子辈压岁钱为名义陆陆续续给了我现金大概人民币300万元左右,每次最少二三十万,最多的时候是七十万。
这些钱我都放在家里了,过年的时候发红包也给出去一部分,有些日常花了,也有些还在我的家的地库的保险柜里。
2014年底,我到香港的旧货市场买了一些旧钟花架等物品,当时我自己付款,我付了9万多港币,拎回来的时候,郭文贵的助理赶来送我,放到我包里有10万港币。
2014年11月我在巴基斯坦出差买了一些青铜佛像,还有几件核桃木箱子等工艺品,郭文贵安排人给我付了3万美金。
2014年5月我在阿联酋出差的时候,也买了一些工艺品,郭文贵给我出了2千美金。
我现在居住的玫瑰御园的房子,装修花了70万,是郭文贵出的。
另外我家客厅有一大两小的沙发和一个藤制的小茶几也是郭文贵送我的,这些价值我就不特别清楚。
还有我在金泉家园的房子,有三间是郭文贵给我简单装修的,估计要20万左右。
另外,在2009年2012年,郭文贵两次安排我家人在国内旅游总共花费10多万。
几年前,我去香港出差的时候,郭文贵带着我做了一套西装和皮鞋,我估计花费在20万港币左右。
我女儿在美国纽约上大学的时候,郭文贵在学校附近帮助租了个公寓,他告诉我每月3500美元,租了1年的时间。
从2008年到2014年,郭文贵为了讨好我感谢我陆陆续续贿送了价值大概六千万人民币的财产。
我以工作的名义支持帮助郭文贵,使他获得利益,我再从他那获取利益。为了帮助郭文贵,我随意出具了国际安全部部里和局里的公函,动用其它工作资源,甚至滥用侦查手段,帮助郭文贵解决纠纷,化解矛盾,疏通渠道,争取利益。
郭文贵获取最大利益后,或购置房产物业送给我,或赠送大额现金,贵重金属,名贵礼品等回馈于我,让我得到了数额特别巨大的回报。
实际上我和郭文贵已经形成了利益共同体,郭文贵这个行为是典型的行贿行为,我是典型的受贿行为。
需要解释的有关术语与背景资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是中国政府唯一承认的间谍管理机构和反间谍机构。内部机构设局、科、室,业务局包括18个局,分别是:一局(機要局):主管密碼通訊及相關管理,負責審訊涉嫌在華進行間諜活動的外交人員、情報人員和調查內部涉密案件。二局(國際情報局):主管國際戰略情報蒐集,針對外國決策機構和國際戰略研究機構展開工作。三局(政經情報局):主管各國政經科技情報蒐集,針對外國經濟金融機構和科研機構展開工作。四局(港澳台地區情報局):主管該地區情報工作。五局(情報分析通報局):主管情報分析通報,對情報收集工作進行業務指導。六局(業務指導局):主管對各省、自治區國家安全廳和直轄市國家安全局的工作進行業務指導。七局(反間諜情報局):主管反間諜情報蒐集和策反外國在華人員。八局(反間諜偵察局):主管對外國間諜的跟監、偵查、逮捕等工作,對外國在華情報人員採取強制措施。九局(對內保防偵察局):主管涉外單位防諜,監控境內恐怖組織、反動組織及外國駐華機構。十局(對外保防偵察局):主管駐外機構人員及留學生監控,偵查境外恐怖組織、反動組織活動。十一局(情報資料中心局):主管文書情報資料的蒐集和管理。十二局(社會調查局):主管民意調查及一般性社會調查。十三局(技偵科技局):主管技偵科技器材的管理研發。十四局(技術偵察局):主管郵件檢查與電信偵控。十五局(綜合情報分析局):主管綜合情報的分析、研判。十六局(影像情報局):主管各國政、經、軍的影像情報,包括衛星情報判讀。十七局(企業局):主管該部所屬企業、公司等事業單位。十八局(反恐局):主管反恐事務。
作为间谍机构,国家安全部对外开展情报搜集须有掩护机构,这也是国际惯例,这些掩护机构分别是: 新華社、对外友协、国际交流协会、国际友谊促进会、中国国际旅行社、中华贸易公司、深圳振华宾馆等等。实际上,对外进行情搜掩护的远不止这些机构,也包括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法制日报、文汇报等中央级新闻单位国际部的记者站。另外,驻外使领馆也都是合法的掩护机构。很多外交人员都有双重身份,他们公开身份属于外交部,但是党内身份管理却属于国家安全部。这些人在所在国从事的除正常的外交业务之外的活动,驻外使领馆甚至外交部都不能过问。
马建在视频里多次谈到郭文贵是安全部的“工作关系”,这是间谍管理学上的一个专门术语,全称是“情报工作关系”,简称“情工关系”。按照台湾“国家安全局”一处副处长萧台福的研究,中国大陆国家安全部的情报人员分两种,一是列占情报机构编制员额,负责情报搜集、研习、科技、行政工作的人员是情报人员,(英语:case officer, 中共也称情工干部。)这些人都必须符合法定的任职条件,接受一定的专业训练;不列占情报机构编制员额,却协助、掩护情报机关搜集、研习资料的人(英语agent),台湾称为“工作关系”或者“运用人员”,中共称为“情工关系”。(萧台福,《情报的艺术——新智慧之战》上卷134页,时英出版社)。
根据笔者的研究,按照国际上关于间谍的约定俗成的概念,郭文贵应该算中国国家安全部的间谍。因为他从事了为安全部刺探、搜集情报的工作,甚至还做出过贡献(立过功)。美国政府以间谍罪逮捕郭文贵,并将其判刑入狱,法律上完全没有问题。
(Video) 3/29 恭喜张晓宁,案子升级为联邦管辖:联邦有死刑,纽约州没有死刑。李进进谋杀案结局将会发生变化。和郭文贵一样,一路谎言一路骗。
但是,中国政府不会承认郭文贵的间谍身份,因为他确实不是在编的特工。他是那种所谓的挂靠的“商干”。据说他隶属于安全部17局(企业局),甚至有人说他还是挂名的17局副局长。这种现象是中国情报机构“以商养情,商情两旺”政策的所产生的怪胎。
不过话说回来,大部分的间谍都是这种不在编的角色,都是外派特工发展(台湾叫布建)的人员。这样做的好处是第一、不需要挖空心思搞掩护,他们原来的身份就是掩护;第二、这些人都是业余的,从外面看上去不像职业特工那么专业,很少有人会发现他们其实是间谍,这反而成了一个很好的伪装;第三、这些人出事之后,发展他的国家政府可以不予承认。
在美国或者西方被抓的中共间谍,从金无怠算起,是不是都是这种角色?他们大都是被发展的科技人员、学者、商人、侨领、政府工作人员或者留学生等等,很少见外派的职业特工。
中共情报机构搞间谍活动的本事比台湾要厉害,他们的老师都是苏联,中共间谍布建有个传统就是单线联系,读过许家屯回忆录的人当记得这样一个细节,许说他布建的港台间谍网,接任的周南想拿过去,他不干,外逃之后,这些人也就安全了。也就是说,港台间谍网只有许一个人知道。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情节,中国总理周恩来临去世前把中调部部长罗青长叫到病床边,告诉他一个名单让他照顾,作为中调部部长的罗青长居然一个都不认识,不了解。这些人也都是当年周恩来在上海的时候布建的中共间谍,隐名埋姓一辈子只有周一个人知道。
以商养情惹祸端
国家安全部有十八个业务局,(以前是十七个,近年来因反恐形势和国际反恐合作的需要,增设了第8局也就是反恐局)。第17局是企业局。负责管理安全部下属的企业、事业单位和公司。
本来,1989年大陆民主运动过后,中共出于反腐败的需要,下了红头文件,严禁党政军系统经商办企业,经过一番清理,到九十年代末,包括军队在内的所有官办企业都与原来的机关脱离,或独立或撤销。唯有国家安全系统保留了自己的企业,而且它的十七局公然就叫企业局。据说,这是情报掩护的特殊需要。网络上有个说法,当年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对东南以及南方沿海情报口十六字方针,最后八个字是,以商养情,商情两旺。大陆情报界权威人士认为,这无疑是一个相当有建设性的做法,事实上也是成绩斐然。
但是也有不断出现的质疑,因为这导致了一个无法监控的黑洞,很多无良商人花钱跟军政两个系统的情报机构搭上关系,利用特权走私贩毒,狐假虎威;甚至社会上也出现了大量冒充国家安全部或者总参二部“特工”,招摇撞骗的案例。
臭名昭著的远华走私案首犯赖昌星就曾经是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和总参二部的“特工”,赖昌星在海外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披露,香港回归之后,赖昌星作为两名候选人之一,竞选香港闵桥会馆会长,北京知道后,有多个部门找他接触。安全部七局(反间谍情报局)和八局(反间谍侦察局)的人都争着让他加入。在北京的王府井饭店,安全部的两个官员给他发了证件和一张特别通行证,告诉他正式成为八局的特工,“没有工资报酬,但是在生意上可以给很大方便。”“通行证放在车上,过桥过路不用花钱,不能进的地方可以进。” 赖昌星说他的档案至今还在八局。
赖昌星还说1999年4月10日,他根据台湾驻港澳情报站的站长的要求安排了他们和大陆国家安全部在厦门悦华酒店的一次见面,台北方面来了八个人,包括台湾军情局的情报人员和军方退役人员,广东省安全厅却突然出手把这些人全抓了。赖昌星认为安全部不讲信用,第二天到北京要求见主管副部长,但部长没见到,以前颁发的特别通行证却被收回了。
赖昌星说他在公安部也有工作关系,他的关系挂在新疆厅。他还是军方的情报员。赖昌星的说法虽然无法证实,但是也不能全然否定。当年的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总参情报部(二部)常务副部长、中共元老姬鹏飞独子姬胜德,总参情报部五局上校副局长、刘华清之女刘朝英、总政治部军官、刘华清儿媳郑莉,都跟赖昌星关系密切,且均涉案被查。
十七局的白手套?
马建称2006年因工作关系与郭文贵相识,2008年至2014年,多次以17局的名义,包括发函及监听等,为郭文贵摆平各种麻烦。
当年郭文贵的商业地产金泉广场违法增加建筑面积面临拆除,马建找到时任北京市副市长陈刚,最后罚款了事,郭挽回数亿元损失。
2008年,郭文贵图收购首都机场持有的民族证券股份受阻,马建又找时任民航总局局长李家祥商谈。 又以17局名义发函证监会,并亲自找时任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商谈,助郭文贵顺利收购民族证券。而每次为郭文贵说项时,马建总是强调郭为维护国家安全作出过突出贡献。
另外,在郭文贵要求下,马建还出面安排17局网络处至少10次删除网上涉及郭文贵的负面报道;又以国安部名义发函上海,胁迫《21世纪经济报道》及记者“消声”。
根据多维网站的报道,安全部17局“权力无边”,除了主管所属企业、公司等事业单位的经营,同时负责为国家安全部筹集运作所需的资金。
多维网站的背景历来受人瞩目,据说自从何频将自己在多维的股份转让之后,多维总部就从海外搬回了北京,而且往往能在关键的时间节点上披露一个海外网站所无法得知的大陆高层消息。关于十七局的介绍中“同时负责为国家安全部筹集运作所需的资金”是跟“主管所属企业、公司等事业单位的经营”作为并列关系陈述的,也就是说后者并非前者的逻辑演进结果,而是在讲另一个渠道的资金来源。按照规定,国家安全部作为政府机构,它的运作资金应该由国家财政全额拨款,经营企业获取利润已经过分(好歹还有一个情报掩护的借口),怎么又出现了一个渠道的资金入口?这岂不耐人寻味?
郭文贵,一个诈骗犯,流氓兼文盲(文革时期的初中生),没有任何现代金融知识,居然能够在短短十年内靠作奸犯科坑蒙拐骗用下三滥的黑道手段打造上千亿的财富王国,登上美国福布斯财富榜。
在胡润百富中国富豪榜中,2013年郭文贵以个人资产58亿元位列第323名,2014年以个人资产155亿元升至第74位。这显然令人匪夷所思。
网络上有一种说法,认为郭文贵所积累的财富,很大一部分是为安全部17局代持的。甚至有两个渠道的消息透露,郭文贵还是17局的一名副局长。似乎可以与多维网站上关于17局的功能介绍的那段文字隐隐对应。
郭文贵对自己的角色也进行了一些解释,在6月8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中,郭文贵说:“中国安全部对一些有影响力、可以利用的商人进行所谓的‘商业挂靠’,就是‘让你干啥你干啥’,当然不会让你搞情报杀人,我不是特务,只是利用我的海外资源办事,协助他们建立海外关系,还有联络海外的敏感人士,像是达赖喇嘛和民运人士。”
郭文贵还说,“国安用我办公室也不付钱,让我到海外调查,我见达赖喇嘛的飞机费用都花了3个多亿。他从来没给过我一分钱。如果我是安全部的工作人员,他应该给我办公经费啊。”
按照郭文贵满嘴跑火车习惯性夸张的说话风格,他所谓会见达赖花了三个多亿的说法应该含有极大的水分,安全部一分钱没给他也不是实话,据说他曾经支取了1000万人民币的活动经费,这些钱原本是要作为公关费捐给西藏流亡政府作为透明状拜见达赖的,但是没有证据证明西藏流亡政府收到过郭文贵一分钱。
“三个一等功”
郭文贵说他曾经为安全部立下“三个一等功”,马建也承认郭文贵对国家安全做出过重要贡献。由此,虽然不能完全相信郭文贵,因为此人有信口开河、极尽夸张的毛病,但也不能全然否认,应该有事实的影子。
网上有人曝光郭文贵为安全部当间谍的资料,摘录如下:
博闻社爆料:郭文贵的三个一等功之一:在美国从事间谍活动,调查美国政要、民运人士
  从知情者处获悉,郭文贵三个一等功之一是他对美国政要、旅美民主人士进行的秘密调查,提供给北京相关部门。近日推特上RL_RPG曝光了郭文贵雇佣T&M调查公司针对美国五位重要政商人士的调查费用账单,从25万到50万不等。这些账单(附后)日期为2017年5月-7月。这些账单公布后,记者曾联系T&M公司的邓肯律师,他否认账单真实性,并要求删掉其银行账号信息。知情者告诉记者,郭文贵为了骗取国安经费,自己编造了账单,他调查是真,但实际开支并没那么多,这些账单是给国安“领导”看的。这说明,郭文贵在2017年7月仍然忠实的为国安部效劳。
  曾有消息人士透露,郭文贵向国安部汇报工作计划,多次提到渗透民运、打击民运的方案。
RL_RPG公布了五名被调查对象,他们是:Mitchell McConnell(共和党领袖)、Nancy Pelosi(民主党领袖南)、Paul Davis Ryan(议长)、Adam Schiff(负责国土安全和外交事务的议员)、Elliot Broidy(企业家、慈善家、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财务副主席)。
之二:郭文贵还对以下个人进行了调查:令完成(令计划之弟)、 韦石、西诺、王德力(昭明)、郑介甫、谢建升(被跟踪、窃听)。郭文贵进行秘密录音的有:Jeh Johnson(美国前国土安全部部长)、傅才德(纽约时报记者)、夏业良、何频、陈小平、Robert Tucker(T&M的主席)。
郭文贵在美国的“准间谍”活动除了通过T&M进行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值得关注,她就是Kathy Sloane。
Kathy Sloane女士是著名房地产经纪人,完成了超过10亿美元的房产交易。她曾帮很多名人买房,例如克林顿夫妇。Kathy Sloane女士和郭文贵的关系不仅限于买房,知情人士告诉记者,Kathy Sloane是郭文贵的常客,几乎每周都见面。郭文贵去佛罗里达,Kathy Sloane会陪同前往,借机给郭文贵介绍豪宅。郭文贵加入川普的Mara-lago俱乐部就是Kathy Sloane介绍的。为郭文贵办工作签证的律师Bob,以及律师David Boies也是Cathy引荐。
之三:郭文贵宣称他有11国护照,并且是美国公民。本社独家获悉,郭文贵的阿联酋护照、台湾出入境证件来历非常特别。
  2014年,郭文贵和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一起到阿联酋会见其内务和情报部长,主题是反恐。马建主动提出并承诺帮助阿联酋和阿拉伯世界,让中国切断与以色列关系。郭文贵则表示他本人可以效忠阿联酋,为切断以色列和中国的合作关系奉献,同时郭文贵提出入籍。他们的建议得到阿联酋的积极响应,拨款30亿美元到“阿中基金”给郭文贵管理,并给他发放了护照。
  近期RL_RPG曝光的录音中,王雁平谈到阿联酋希望和郭文贵面谈,想了解郭文贵是否仍然是和北京的一个沟通渠道。
至于台湾证件的获得,消息人士告诉本社,郭文贵曾和台湾军情局联系,承诺为台湾获取情报,因此骗得护照。
笔者认为,博闻社的这个爆料,即便全然属实,恐怕也不能让郭文贵获得三个一等功。安全系统的一等功含金量非常高,不是立下具有战略意义的特殊功勋,或者在做出杰出贡献的同时为国殉职,不足以获得一等功。
博闻社上面所列的内容,只能证明郭文贵为安全部干活,而且有不菲的成就。仅此而已。
如果说郭文贵有可能立一等功,下面三件事理论上可以成立。
第五章、安全部王牌特工
傍上英国前首相布莱尔
5月26日,英国每日电讯报驻北京记者Neil Connor撰文称,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曾将阿布扎比王室引荐给富商郭文贵,从而有了“阿中基金”。另外,郭文贵也曾为布莱尔的豪华私人飞机买单。
文章还提到郭文贵曾经购买布莱尔夫人切丽 布莱尔新书《道出真我》(Speaking For Myself)5000册中文版,以讨好这位在英国和中东有影响力的前高官夫妇。
笔者注意到,这位英国记者引用的消息是大陆《财新》的报
(Video) 【文明客厅】六四33周年:为什么火星是红色的?总365期

Videos

1. 国安部指挥中国女谍方芳,与美国政要车震被FBI录影;旧金山领事馆谍窝涉要案,唐娟事变;邓文迪早列总统情报简报,欲建高塔疑为监视白宫;双面间谍20载秘情,最凄凉不过蝴蝶君|今日华尔街2020-12-8
(今日華爾街)
2. 4/14 李进进遇难一个月,追思会转播、点评。凶手张晓宁不认罪。陈小平两度造谣。耗子拉屎刘刚吃。
(一起努力改變中國李洪宽:)
3. 启示录第02课:第一号令【启示录1:9-20】(论但以理书中的四个大兽。为什么说习近平的中国更可能被追认为启示录中的巴比伦大淫妇。论七间教会的“圣战”含义)
(CSMP圣经课程-任不寐牧师)
4. 启示录第11课:特种部队【启7:1-8】(为什么第五位天使暂时阻断对地、海天的伤害。受印与十四万四千人的基本真理。弃绝犹太共济会阴谋论与取代神学。两种基督教的天壤之别)
(CSMP圣经课程-任不寐牧师)
5. 启示录导论:天国近了【启示录1:1】(启示录对基督教传统神学框架的颠覆。启示录课程对启示录释经传统的颠覆)
(CSMP圣经课程-任不寐牧师)
6. 美國欲最嚴厲制裁中共,北京冬奧會反習勢力給習近平挖坑,普京“戰略夥伴”葫蘆裝的啥藥?(老北京茶館:第645集:2022:02:11)
(老北京茶馆)

Top Articles

Latest Posts

Article information

Author: Barbera Armstrong

Last Updated: 09/24/2022

Views: 6142

Rating: 4.9 / 5 (79 voted)

Reviews: 94% of readers found this page helpful

Author information

Name: Barbera Armstrong

Birthday: 1992-09-12

Address: Suite 993 99852 Daugherty Causeway, Ritchiehaven, VT 49630

Phone: +5026838435397

Job: National Engineer

Hobby: Listening to music, Board games, Photography, Ice skating, LARPing, Kite flying, Rugby

Introduction: My name is Barbera Armstrong, I am a lovely, delightful, cooperative, funny, enchanting, vivacious, tender person who loves writing and wants to share my knowledge and understanding with you.